网站首页 >> 小说频道 >> 文章内容

我和刑警王叔

来源:山西同志网  发表时间:2012-12-19   阅读:3668次


  
     小元这一病就好几天,到5。6号才好点。也多亏舅舅来劝说。在家又歇了两天才去Q县报道。经过这一次感情的挫折,小元变得成熟很多,不那么孩子气了。

    十月八号,小元来到Q县报道,来到Q县刑警队,正好上班都在,有一个年轻的同行把小元领到曹队长面前。正坐在办公桌上写东西的曹队长抬头看了小元一眼。心里想:恩小伙子长得不错,够帅气的,不知道办事怎么样。想着就从座位上起来了,和小元随便聊了一些事情。慢慢走到小元身边。

    小元看了这位队长一眼,中等身材,不是很胖但很壮,从脸上和手上可以看出经常锻炼的,从第一眼就能看出这位队长不是等闲之辈,肯定有些能耐。小元做足准备,打起精神,不要一来就让人家看扁。曹队长说着说着在小元不远的地方,突然来一个突袭,右手直接抓向小元的琵琶骨。小元在学院也学了一些散打,有一些武术基础。见有一阵风袭来,小元在曹队长手刚到肩上时,猛一抖肩。没有让曹队长抓住,并且快速的用右手扣住曹队长那手腕。曹队长左手再来突袭,小元用胳膊肘挡住了曹队长的一拳。

    “哈哈哈”曹队长爽朗的大笑了几声。“恩小伙子不错,反映挺快的,行我收你了”小元抱拳说道,“谢曹队长手下留情。”心里在想:哼!有岳局长出面,你敢不收我吗?嘴上可不敢这么说。毕竟以后跟他后面干呢。

    曹队长手一抬“行了别那么客套了,来我给你介绍一下,说着把办公室几位同事都一一做了介绍,小元客气的和每位握了握手说着“以后多多指教”客套话。

    每个警队基本差不多,小元已经有一年多的工作经验了。很快就适应了新的环境。沉稳了很多的小元,和同事们很快就混熟了,在这队里还有两个比小元小点的男同事,看情形刚工作没多久。见了面叫小元都叫刘哥长刘哥短的。小元看见他们也就笑笑愿意接受做他们的大哥。

     局里有宿舍楼,在这上班的都是本地的多,住宿舍的很少,小元被安排到一个有十几平米得单间宿舍里,离警队很近的,局里有个小食堂,一般就中午做顿饭,晚上小元有时在外面吃,也有时自己买点菜在食堂自己做着吃,也很自在。

    

     忙碌的时间还好点打发,只是人少的时候,晚上睡觉的时候,显得很孤独,每天都会想起王叔,回想和王叔生活的点点滴滴。身上带着这一年多和王叔在一起照过的照片。几乎每天都拿出来翻翻,回忆那美妙的过去。有时无聊的时候就用随身听听听,王叔那破嗓子唱的五音不全的黄梅戏。有的时候想着欢喜,有的时候就伤心。人的感情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 一个多月后,小元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每天上班下班,有案子就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,没事了,就听听歌,看看书和报。这天快下班的时候,已经有队员出去回家了,小元呢不用跑路,也不着急就在办公室看书,没有动换。没一会出去回家的同事小张跑来了“刘哥,外面有人找你。”小元问“没搞错吧?谁找我,长得什么样的啊,多大年龄的。”小张说“四十五六岁左右吧,长得有点胖,听他说从Y县来的。”小元心里一阵欢喜“Y县来的,那一定是干爸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 小元满脸欢喜的就往外面跑,等出了警局的门,看见门前停着一辆警车。看到那车小元心里就落下去了,因为那不是干爸的车。小元没有往前跑,在那愣住了。这时那车门开了老林从车里走出来呵呵笑着说“怎么,你这死小子,不欢迎我吗?”小元看见是老林笑着回道“哟,是林叔叔啊,怎么不欢迎呢,就是感到意外了,你怎么过来了。”说着来到老林旁边握住老林的手。老林看着小元,一个多月没见,这小子稳重多了,换了一个人似的。“还没吃饭吧,走跟我在外面吃点,咱爷俩好好喝两盅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 小元高兴的说“好啊,正感觉闷得慌呢,你来了,好好陪我聊聊”这时同事小张走过来了,“刘哥,这位是?”小元介绍说“哦,小张啊,这是Y县交通支队的林队长。”又给老林介绍“林叔叔,这是我的同事小张。”老林和小张握了下手'“你好”“你好”。小元说“小张走跟我们一起吃点去。”小张说“不了,你们自己去吧,我得回去了,回去晚了,有人就不高兴了。”小元笑着说“看你那熊样,没结婚就被女朋友管得这么厉害了,那结婚怎么活啊。”小张说“结婚了就不这么乐,爱咋地就咋地吧,这不还得求着她吗?好了你们聊啊,我回去了。“说了和小元老林告别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 小元把老林带到县城有点档次的饭店,因为人少就没有要包间了,点了几个本店特色菜,有个菜名叫要要淑女,小元没吃过,问了是什么东西做的,服务员告诉他,就是整鸡,炖着的那种。小元来了一个,总共点了四个菜,两个人够吃了,还要了一瓶五十多块的古井酒。俩个人边等着菜边聊着。

     老林问“小元啊,你怎么说走就走啊,在我们那边不干得好好的吗?”小元说,“在那边是好,这边也不耐啊。聊着菜很快就上来了。小元给林叔叔斟了一杯,自己也斟满。老林埋怨道“哎!你这孩子走也不和我说声。”小元歉意的说“对不起啊,林叔叔,我走得急,也是临时决定的,没来的急告诉你,来我自罚一杯可以了吧。”说着把面前满满一杯酒喝个精光。

    

     老林叹了口气“哎!你这一走。可苦了老王那胖子了。”听到说干爸小元一下就严肃了,脸色变得很庄重“我干爸,他还好吗?”老林说“还可以吧,就是现在变得闷葫芦了,很少和别人说话开玩笑了,整天沮丧着脸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 小元听着心里很难过,手摸着杯子把玩着,很沉默也不想说什么。林叔叔见到这种样子马上岔开话题。“好了不说这个了,你有时间回去看看他吧。好好跟他聊聊”小元说“恩,好的,我过几天回去一趟”。说着又聊点其他的,慢慢岔开话题小元的心情也慢慢转变过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 和林叔叔也不见外,有啥就说啥。这不点的那要要淑女菜上来了,一个大砂锅,里面一只白净的光秃秃的鸡。下面有一半汤。“这就是要要淑女”小元指着砂锅里的鸡。服务员回答是。小元笑着跟老林说。“现在的人啊,怎么乱起名啊,明明就是一只落汤鸡吗?干吗起个要要淑女呢,我替天下的女人叫屈了,这不睁着眼睛骂人吗、”小元和老林笑呵呵的接着说着话,边喝酒。

    

     过了一下,小元看见那鸡屁股上骚尖也被削掉了,一般当地人很少吃那东西的,都说那是鸡屁股。小元招了招手叫来服务员。服务员“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?”小元说我不要什么,凑近服务员耳朵问,“你这只鸡怎么没有鸡屁股啊?”服务员说“没人吃那东西,都是切掉的”小元眨巴眨巴眼睛说'“告诉你”说着指了指老林“我这叔叔就喜欢吃鸡屁股”服务员捂着嘴笑了笑。说的声音不小,周围的座位上吃饭的食客都看向这边。也有个中年大哥问“那鸡屁股好吃吗?是不是大哥那事不行了,吃点鸡屁股补补啊?”一句话惹得哄堂大笑。老林骚的大红脸,“你这死小子,自己想吃鸡屁股,就直说,干吗说我要吃鸡屁股啊。”说完还要敲打小元。 
 
 
 
   我和刑警王叔 -> 我和刑警王叔全文阅读 -> 第七十一章 
 我和刑警王叔- 第七十一章


 
  
     酒也喝足了,饭也吃完了,小元和老林都喝得不少,有点晕乎乎的。这不老林因为天晚了,又喝酒了,也不能开车,只能在这里住了。两个人搀扶着,小元问“林叔叔咱们这上哪呢?”老林醉醺醺的说“你说上哪,当然上你住房去了,难道你让我住大街啊?”小元含糊着说“不行,我那地方小,住不下,这么着,我带你去旅馆吧,住宿费我出可以吧?'”老林不乐意了“怎么你那小,是不是闲我长得胖啊,怕我挤着你?”小元说“行了走吧,我那就一张单人床,你要去,我晚上去办公室凑合一宿吧。”

    见小元要住办公室,老林不干了。他老想着能和小元亲热亲热。老林说“行了,晚上就挤挤吧啊,”小元也知道老林的意思,现在小元哪有心思和老林亲热啊,心里一直想着王叔呢。小元最后执意让老林住旅馆。说自己送他去。老林才高兴的答应了。

    费了很大的劲才摆脱了老林的纠缠,也许酒喝得不少,小元到旅馆里开房,就和老林东拉西扯的闲聊着,直到老林困得打哈欠才说离开。老林呢,因为喝酒缘故实在太困了,就没有要求什么了。

     几天后小元开着单位的车,来到Y县,在王叔家楼下等着。直到下班时才看见王叔开着车回来。小元心里在徘徊着,下不下去呢,坐在车里没有动,当看到王叔正面时,小元真的很心痛,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干爸,现在的确很憔悴,原先乌黑的头发,此刻两鬓已经有点变颜色了,虽说没有白,但已经变成灰色的,再过不久肯定会白的。胡子没有刮得那么干净,有点糟蹋的样子,整个人没有以前那么精神了,小元看在眼里,心里很是心疼,内心在说爸对不起,都是我不好,原谅我吧。我真的很害怕,害怕自己待在您身边会精神憔悴的。想着想着,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。此刻王叔已经进单元门上楼去了。小元看到王叔手里拿着一些菜和水果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

     一阵心酸过后小元决定不上去了,上去又打搅他的平静了,也许这样最好,让他少一点忧伤吧。回到自己工作的Q县,已经到晚上六七点了,小元看见王叔的样子,心情不好,连晚饭都不想吃,直接到宿舍去躺着休息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 生活就是这样平凡的过着,小元一心投入到工作中,尽量减少自己对王叔的思念,心想也许时间久了也就会淡化吧。但时间不管怎么过王叔的身影老在脑海里闪过。小元每周都会和Y县王叔部下小李通个电话,聊聊,顺便打听一下王叔的近况。

    

     在Q县工作后小元也很少回家,每个月最多两次,都是晚上回去,第二天上午就赶回来,因为年龄大了,做父母的就会唠叨小元婚事的事,小元一听就火,每次回去,都被说一顿,现在真的有点害怕回家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 到了03年的4月份,小元已经成为Q县警队一名骨干人员了,参与过很多案件,立了很多次功,受过曹队长和同事们的夸赞。小元内心却很平常,并没感到多少骄傲,只觉得做到这点是应该的,这不县里的副队长年龄大了快准备提前退休了,很多人猜测小元有可能会上升的机会,小元对此也没有太多的兴趣,一直我行我素的投入工作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 春夏交接的时间也是容易犯病的时期。这天小元上班中老感觉心里堵得慌。坐着不是滋味,这不给队长说了声就开车出去了。因为现在没有案子,工作也就没有什么事。很自由的,不过要有事的话就得马上归队,作为一个警务工作者,24小时待命,随时准备着,所以手机不得有关机的时候。小元漫无目的的开着车,也不知多久,也不知什么原因车开到了Y县,开到了王叔家的楼下。等停好车,小元才从胡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。等看到熟悉的院子和房子。心想唉怎么到这来了。而此刻看到王叔的车停在楼下。小元心想:干爸今天怎么没有上班呢?是没有开车去?想了想给以前的同事小李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

     “喂,李哥啊,最近忙不忙啊?”李警官:“忙,怎么不忙呢,现在为了一个案子,忙得焦头烂额了。”小元说“是吗?那我干爸还好吧?”小李说“好什么啊,你干爸都为案子的事急出病了。也许昨晚熬夜太久了,今天早上打电话说不太舒服,就没过来了,让吴队长主持一下”小元心里一阵心痛“那你打电话了没?现在好点了吗?”小李说“没有呢,你等着,我现在就挂个电话过去问一下啊?”说了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

     小元坐在车里点着了一支烟,边抽边等着李哥的电话。过了两三分钟小李打过来电话“小元啊,你干爸我联系不上,电话手机怎么打都没有人接。唉奇怪了,没有发生过的事啊?”小元说“哦,知道了,你忙吧,我自己跟他联系一下。”说了挂了电话

    

     小元用自己的手机拨了干爸家里的电话,。这个熟悉的号码已经很久没有打过了。话筒里传来嘟嘟嘟嘟的声音,一直没有接听,接着试了试打干爸的手机,还是那样一直没有接听。小元奇怪了,怎么回事呢。不可能的啊,电话没接说明人不在家,手机一般都是随身带的啊,怎么也没有接呢?小元边想边下了车,直接进去来到王叔家的门前。首先敲了敲门。没人开,小元使劲敲了一会还是没有人开。小元心里有点急了。去年离开干爸家,钥匙还在自己身上呢,想到这,小元从腰里拿出钥匙轻轻的就打开了王叔的家。

    

     屋里窗帘拉着显得很暗,片刻小元恢复了视线,顺着眼光看见屋里不是很乱,还是去年离开时那个样子。房间的门是关着的,小元有点害怕,怕王叔在家休息,声音大了惊醒了他,吓着他,慢慢的打开房间的门。王叔在床上睡着,小元想了想把门打开来。弄出了点响声。王叔跟没有听见一样,一动不动,小元心里有点疑惑,不可能啊,怎么会睡得这么死呢。来到床前。看到王叔嘴唇发白,脸色也很疲倦。小元轻轻喊了一声“爸,爸”王叔还是没有回应,小元用手摸了摸王叔的头部,心里一惊:怎么这么烫啊,小元摇了摇王叔,哪里叫得醒啊,此时王叔已经烧得昏迷过去了。小元心里那个急啊。没有多想,就扶起干爸准备背上身。想想自己的车,小了点,干爸胖,还是开他的车吧,很快在王叔的写字桌上找到钥匙。

    

     背上昏迷的王叔,就出门了,王叔很沉,要是在以前小元不一定能背得住,这些日子经过摸爬滚打,小元体格已经壮实很多,出了门直接到王叔自己车旁,小元弯着腰,一手在后面扒着王叔不让他从自己身上滑下来,一手麻利的打开车门,转过背,直接把王叔放到车里。关上门很快跑到另一边,手脚麻利的开着车。

    

     还好路上人不是很多,很快就到医院了,小元也没时间去叫医生了,直接就把王叔背进医院。医院的医务人员看见有病人被背着来,马上给安排床位,叫来值班医生来检查。

    

     很快王叔让医生给推进急救室了,趁着喘息的机会小元给小李打个电话“喂李哥,我干爸出事了,昏迷了,现在在医院抢救呢”小李听见了“啊,怎么会这样呢,你在哪医院,我马上过去。”小元打完电话,心里一着急,眼泪都快哭出来了,心里喊“老天啊,老天,求求你别让我干爸出事啊,有什么灾难就发在我身上不吧。” 
 
 
   我和刑警王叔 -> 我和刑警王叔全文阅读 -> 七十二章 
 我和刑警王叔- 七十二章


 
  
 小元在急救时门前焦急的等待着,片刻里面出来一位医务人员。满脸不高兴的埋怨到“谁是病人家属啊?楼道里也没几个人,一看就是小元还这样阴阳怪气的问。小元连忙回答”我 是,我是。”那位医务人员接着说“怎么照顾病人的啊,烧成这样才送来,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,现在还算及时,要再迟到一会,估计命都难保了。”听了她的话,小元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才有点着落。“对不起,我们不是住在一起,没什么大碍吧?”那位不高兴的说“来签个字,去把费交了。”小元想也没想就签上名字,随后跟着她去收费处交了钱。

 等回到急救室门口的时候,小李和吴队长也匆匆赶过来了。小李问“小元,王队长他没事吧?”小元看到他们焦急的样子。回答道“还好送得及时,没什么大碍了”小元心里很是担心,毕竟以后是王叔自己一个人生活啊。在几个人等待中,王叔被推出来了,进了病房小元和小李以及老吴问了医生怎么原因是啥病。医生回答,不是什么大病主要是过度疲劳,引起得不是,没有及时治疗引起得。很危险的,他现在还没有醒,以后告诉他,身体有不适趁早来医院看医生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哦。他们道谢了医生,来病床签看望王叔。
 
 床边上一根铁叉上挂着吊水瓶,在往王叔手腕上输着液。此刻王叔还是紧闭着眼睛。小元用手摸了摸王叔的额头,已经比刚才好点了,虽然还有点烫,但明显不是刚才那种。小李问“小元啊,你怎么在这边啊?”小元说“我正好有点事从这边经过,我到干爸家那边院子看了看,看见他车在家,就打电话问你 的。”小李:“哦,原来这样啊,那多亏你了。”老吴说“你也不看看谁,他们是父子,一条心吗。老王难受了,小元就过来了。”说着几个人脸色都变得宽松点了。
 这个时候小元的手机响了,小元出去接了个电话。匆匆回到病房“李哥,吴队,我有事得回去了,我干爸就麻烦你们照顾一下了 啊。”说着来到床前看了看王叔一眼。小李“你不等你干爸醒了吗?你好久没过来,你干爸也挺想你得”小元说“不了,我有事,哦,对了,你们可别对我干爸说我来过啊,就说你们送他来的。小李和老吴相互望了一眼,感觉有点难以理解。老吴说”小元,你是不是和你干爸有别扭了啊 ?上次我想问,你也不说,你好歹说说我们也许可以帮你们化解化解啊。”小元说“吴队,我和干爸得事,你们就不要费心了,我们没有别扭,只是我想多跑几个县多工作些地方,以后工作不就多很多经验吗,好了不说了啊 ,那就麻烦你们了,我这就回去了,来我把他车钥匙给你吧。'”说着从兜里掏出王叔那车钥匙塞到小李手上。”小李说“吴队你现在别走,我开车送送小元吧,等我回来你再走”“恩,你去吧,我在这等你回来”
 
 小李和小元一起出了医院,小李看见小元脸色不怎么好,知道小元一定为老王身体担心,“小元,你放心吧,我以后多跑跑,看望你干吧的,”小元说”好,那谢谢你了,”小李“谢什么啊,我和你干爸又不是外人,不过,你要有时间也真的回来看看你干爸了,你走这段时间,他一直闷闷不乐的。”小元哦了一声,“哦我开车来的,你把我送到我干爸家就可以了,我车在他家楼下。”小李“哦,好呢,”说着开着车。很快就把小元送到王叔家。小元和小李告别了一下开着自己单位的车,很快就往回赶。
 
 打电话给小元的是曹队长,现在有点急事让他赶快回来一下。现在小元已经成了老曹的得力干将了,一有点啥事,老曹第一个就找他回来。小元也很乐意,因为现在自己很愿意多工作,也只能这样才能减少对王叔的相思之苦。
 
 等回去处理了事,第二天小元打电话给小李,当知道干爸已经醒过来了,恢复的不错,才放下心。
 王叔呢一醒来看见小李守在自己旁边忙问“怎么啦,我怎么在医院来了啊?”小李说“哎呀!王队长,你可醒来了,吓我们一跳,你怎么生病了也不来医院啊,多亏了。。。”准备说多亏了小元,这时想起小元的交代马上改口道“我及时赶到,要不,你老人家就报销了。”王叔笑了笑说“是吗?那你是我救命恩人了,我得谢谢你了”。想了想问“小元是不是来过了啊?”小李脸色一变,但马上恢复常态:“王队,你是不是想他了啊,要不我打电话让他过来看看您”王叔说“他要来就来,还打电话给他,不用了。”说完王叔的脸色有点低沉,肯定不怎么舒服。王叔心想“不对啊,我在昏迷的时候,明明听见小元叫我得声音啊,难道是我心里太想他了吗”
 
 在医院歇息一两天就可以出院了,王叔说“小李啊,你在这守了很久了吧,回去休息休息吧,我已经没什么大事了,有啥事我给你电话。”小李在这待了时间也不短了,确实有些累,但答应小元好好照顾王队的,现在回去就不负责任了。“哦没事,我在这陪陪 你吧,省得你一个人闷得慌。”
 
 王叔说“没事的我不闷,我想睡觉,你回去休息吧”小李看王队实在没有关系,也只好回去休息了,“那我明天过来吧。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王叔“恩,好的”
 
 等小李走了,医生过来查房时,王叔问医生“昨天是不是刚才陪我得那小伙子送我过来的啊?”医生回答“不是,那人是后来的,一开始是个小伙子,很帅气的,听他们说话,好像是您儿子吧”王叔“哦”了一声,知道了事情的大概。王叔心想:小元啊小元,你要在老爸身边多好啊,你那么聪明老爸也省点心啊。想到此处,心里不禁又有点伤感。
 
 小元一直没有过来看干爸,因为他害怕见面后那种离别之苦,也许只有这样才好点,不过一直牵挂着王叔,经常和小李通电话,来了解王叔的近况。
 
 时间过得很快,王叔的女儿已经快大学毕业了,那年小元在她家住的时候,为了哄她,答应玲玲,等她毕业了给她买台笔记本电脑,这不快毕业了玲玲就打电话催促小元要他实施了。小元笑着说“你回来我买给你 啊,难道要我在家买了寄给你啊 。”玲玲也知道小元不在自己爸爸后面干了,有点怕小元耍赖。那次知道小元跑走了,玲玲还打电话说了小元一顿,说小元没娘心,亏她爸爸对小元那么好。小元也懒得和她解释,也只得跟着她骂自己不是
 
 时间一转眼又到了2003年,小元由于工作突出。经常受到嘉奖,很快被领导提拔,当上了Q县刑警队副队长,在那时,像小元这么年轻的很少有当上队长的。也因为小元太优秀了,当上副队长小元更加忙碌了,在这段时间,王叔实在是想念小元了,礼拜天去过小元家,一直没有碰到过小元,也去了两次小元工作的Q县,可两次小元都有事出去了,这么着王叔也就没有老往那边跑了。 


   我和刑警王叔 -> 我和刑警王叔全文阅读 -> 七十三章 
 我和刑警王叔- 七十三章


 
  
 2003年是个不平凡的一年,中国人民遇到了非典的袭击,相信大家一定不会忘记吧,安庆也是劳务人员输出比较多的市,上半年四五月份,在大城市务工的人员因为非典大部分都返乡了,人一多事情就多了,所以作为警务工作者,为了百姓的安全,也很忙碌。

  这天小元因为工作的事要到省城合肥去,因为单位的车都要用,小元只好坐车去,为了赶时间,小元坐车到总铺安庆高速路入口处等到合肥的大巴,车来了一辆,又过去一辆,都是满载的,小元有点着急了,想直接在国道上拦车还好点,看看表时间已经过去不少了。没辙在等一下吧。

   就在小元焦急的望着路上奔跑的大巴时,王叔开着车正准备上高速时,看到路上的手里拿着档案袋的小元,车滑过去,在不远处停了下来,王叔看到小元很是高兴,伸出胖乎乎的大脑袋在车窗户对后面的小元喊着“小元,小元”小元听到喊声,也就过来了。看见是王叔,小元有点诧异,有点尴尬,小元不好意思的叫了声“哦,是王队长啊?”话一说出口,心里有点后悔了。老王满脸欢喜的看着小元,当听到小元叫自己王队长的时候,王叔的笑容在脸上僵住了,片刻又恢复了常态,“哦小元啊,你这上哪里去啊?”小元回答 “我去合肥。”王叔打开车门“来上来吧,我正好也过去,我捎你去吧,这样快点”小元正赶时间着急呢,见王叔也去合肥,想也没想就上了车。

   王叔微笑着看着身边的小元,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看见小元了。小元呢,心里也很高兴看见干爸,不过用余光看见王叔看着自己
   ,也就不好看王叔了,老实本分的坐着,也不说什么话。王叔静静的开着车,走了一段时间王叔觉得彼此都不说话很憋得慌,就找点话聊聊,“小元啊,干得不错嘛,这么快就升副队长了啊,”小元笑了笑“副队长有什么啊,是他们看得起我吧罢了,其实我的能力还有限,不过大家既然信任我,我就尽力了。”王叔笑着说“你小子就别谦虚了,可以好好干今后会有好前途的。”

   车在去往合肥的高速路上飞奔着,因为三菱越野车速度性能还行,王叔一直都在靠左边的快速道上开着。速度也不低,估计在一百五六十码左右。聊着聊着,王叔想到刚才小元叫自己王队长的事,王叔脸色很平和,没有再那么笑呵呵的了,很严肃的问“小元,你刚才叫我什么啊?”小元听到王叔问着,心里有点为难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保持着沉默。王叔接着说“小元,其实我知道你刻意躲着我,其实我们不在一起如果你能过上正常生活我也没说什么,现在你年龄也不小了,今年都27了吧,怎么还不交个女朋友啊?”小元回答“我现在没有心思考虑这事,不着急”王叔“你不着急,你父母亲着急啊,你也得为他们考虑考虑啊,年龄大了,即使你条件再好,别人也会说三道四的,”

   小元说“没事,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,我是为自己活的又不是为别人而活的。何必在乎别人说啥呢。”

  王叔说“哎你这孩子啊,。。。。”叹了一口气。想了想又接着问“怎么以后都不打算叫我爸爸了”小元心里有点伤痛。知道自己心里很想认个错叫他爸爸,可是又很害怕,和王叔走得太近迷失了自己,爱上了一个人,天天在一起,只能看着他,却不能拥有他,这也是一种折磨,小元选择离开就是逃避,逃避在一起那种尴尬,毕竟自己曾今跟王叔表白过。小元心里有点感伤,眼里含着泪花。转过头去看着窗外,外面的各种树木和小山丘,一闪而过,小元用手偷着擦去泪水。

   王叔见小元没有回答,心里也很难过接着说“小元你知道吗?你走后这段时间,我的心就跟掏空了一样,以前没有遇到你的时候,我自己一个人觉得很平静,也习惯了,生活也许就是这样平淡吧,自从你来到我身边,陪伴着我,让我感觉到自己好像年轻了很多,也让自己真的拥有到家的温暖。一年多的时间,我已经习惯你在我身边的打闹,你这一走,我真的受不了,我知道你心里其实也是一样的,上次我在家发高烧多亏了你及时赶到。”说道此处王叔已经有点哽咽了,泪水从眼睛里滑落下来。

 王叔接着说“小元不管怎么样,答应我做我的好儿子好吗?爸已经离不开你了,这一年多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过来的。”小元哭着说“求求你别说了”此刻车还是很快的行使着,到了一个拐弯处,对面行车道上,飞驰过来一辆大货车,装了不少货物,车速也很快,在拐弯的时候,不知是司机操作失误,还是车子失灵,那货车,快速的冲过中间的隔离带,向王叔的车撞过来。王叔因为心情悲伤的原因,反应有点缓慢,速度很快踩刹车已经来不及了,按照老司机开车的经验,在两部车相撞的时候一般都把方向盘往左打,以减少对驾驶者自己撞击的力度。此刻那车从左边开过来的,往左打不可能,再说副座上还有儿子小元呢,王叔想都没想猛得往右一打方向盘。但还是慢了一点。
 
 。小元出于本能反应,想保护干爸,准备抱住王叔的头,就随着一声剧烈的撞击轰隆一声,车撞在了一起。巨大的撞击声,震得耳朵都没有声音了,只有嗡嗡的回音。这一下撞得很严重,车子整个头都撞得没有多少了,驾驶室已经完全变形了。王叔整个人被卡在里面了,小元呢稍微好点,但也受伤了,腿和头部都有一定程度的受伤。不过还没有昏迷。小元从惊吓中回过神来,看看身边的干爸。此刻王叔已经被严重的撞击受伤昏迷过去了。小元用手摇了摇满脸是血的干爸急着叫道“爸,爸爸。”见王叔没有回应小元吓坏了。哭着大声接着叫着“爸,爸,你千万别有事啊,爸你醒醒我答应你以后都守在你身边,以后都不离开你了,爸,爸我求求你快醒醒。”王叔已经昏迷了哪里还能回答啊。
 
 小元见干爸没有回答,才想起得打电话,马上从兜里掏出手机拨了112.紧急电话。打完电话,小元抱着浑身是血昏迷不醒的王叔哭泣着,那货车的司机见自己闯祸了,吓得不知道跑哪里去了,路上有几位好心的人,把车停在紧急停车带上,过来看看,车撞得很严重,靠人力很难把王叔从车里弄出来。
 
 小元一直抱着昏迷的王叔哭着叫喊着,此刻他心里就只有干爸,自己身上的伤一点都不在乎。大概过了二十来分钟,紧急扥警车声和急救车声,呼啸而来。救护人员看见受伤的人在车里弄不出来,只有给王叔露在上面的部位伤口做了简单的止血,和消毒,在那等着,随后119消防车也来了,给王叔的车进行扩张,因为卡的很严重,扩张很慢,因为王叔身体卡在里面。花了近半个小时才把王叔从事故车里弄出来。
 
 小元下车,准备跟急救车一起和王叔过去,等下车才发现自己腿也受伤不轻,没有站起来,一下就摔倒在地上,旁边的医务人员,把王叔安置到车上才过来把小元也一起扶上了急救车。急救车,呼啸着向市里医院驶去。 
 
 
   我和刑警王叔 -> 我和刑警王叔全文阅读 -> 七十四章 
 我和刑警王叔- 七十四章


 
  
     很快急救车就来到市急救中心医院,医生快速的把受伤的王叔抬到急救室里了。小元强忍着腿上的痛疼,慢慢的瘸着来到急救室门前。此时小元已经痛得满头都是大汗。

    急救室门上的灯亮着,小元坐在门口的凳子上焦急的等着,心中在祈祷,希望老天保佑干爸渡过危险。小元也不知道等了多久,感觉时间过了很久了,身上的伤越来越痛了,不知不觉中就迷迷糊糊晕过去了。

    医院里人员很快也把小元弄到病床上,给他进行紧急治疗。给他止痛挂着点滴。处理交通事故的警察从王叔的车牌号查到了车子的归属地,联系到Y县警局,很快警局就派人到。队里的人听说队长出车祸了,老吴和小李马上开车就到医院来了,来到医院经过询问,医生指引了老王和小元。小李看到小元也受伤了有点感到奇怪。不过都没有醒来。小李很快往小元家里挂了个电话。小元爸爸妈妈听说儿子出车祸了,马上就开车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 一直到晚上,王叔都没有醒来,小元呢在昏迷中叫喊着“爸,拔。爸”此时身上的伤已经经过医生处理了,头上腿上都缠着绷带。听到儿子的叫声。小元的爸爸凑到床边摸着儿子的头“儿子啊,爸在这呢,爸在这。”轻轻拍着儿子的胸口,心想此刻儿子肯定吓坏了。小元慢慢的醒过来了,看到爸爸妈妈,还有疼爱自己的外婆也在听说后赶过来了。小元醒来的第一句话,“我干吧呢,他没事吧”,眼里充满了焦急。老妈看着儿子那么关心他干爸埋怨到“先管管你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 爸爸知道儿子着急,告诉他,“你干爸,已经脱离生命危险,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呢。”小元动了动想从床上下来。爸爸马上阻止道“别动,你腿骨头受伤了现在不能动。”此刻坐在病房边上凳子上的外婆也来到小元病床上坐着,心疼的摸着小元的头“小元啊,很疼吧,怎么那么不小心啊,开车也不慢点,你说这多危险啊。”外婆家离小元家很近,小元小的时候很多时间在外婆家待的,外婆也很心疼小元。

    

     小元握着外婆的手,苦笑着说“没事的外婆,不是我们开车的原因,是别人的责任,我和干爸不走运给碰上了,外婆你别担心了,我们没事的。”外婆看着外孙伤成这样,心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 小元安慰着外婆,此时王叔的姐姐也过来了。眼睛已经红肿了,肯定看见自己兄弟受那么重的伤哭了很久。她边擦眼泪,边到小元这病房里来了“小元啊,怎么会这样啊。”小元叫了一声姑妈。她也来到小元的床边,问着小元“怎么会这样?”小元说“姑妈,你别伤心,我干爸他一定没事的,我们正常行驶,是那货车,从对面冲过来的,。”小元把当时的情况给这姑妈说了

     。姑妈在这知道情况又急着回去了。小元很想知道干爸现在怎么样了,催促爸爸去看看。爸爸去了一下就回来了,告诉小元现在还那样,小元问“医生怎么说的啊”?爸爸迟疑了一下回到“现在还不好说呢,得过几天才知道,你干爸身上伤不轻,一直没有醒来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 小元听到爸爸的话,心里很是着急,恨不得自己能代替干爸受这伤,心想自己年轻,恢复一定比他好。妈妈在旁边催促道“好了儿子好好休息吧,你干爸没事的,别那么担心了。”小元哪里能安心呢,人躺在这病床上,心却一直不在肝上。心中一直在祈祷,老天也啊,求你开恩吧,我干爸是个大好人,你就少折磨点他吧,如果我能代替他,就把灾难降到我的头上来吧。 
 
 
   我和刑警王叔 -> 我和刑警王叔全文阅读 -> 七十五章 
 我和刑警王叔- 七十五章


 
  
 小元因为腿部受伤,也一直没有下床,几天里心里都牵挂着干爸,一天让自己的爸爸和妈妈到王叔那病房看几次,想早点知道干爸能醒过来。在病床上养伤的小元一直没有休息好,睡着了老是做着恶梦,梦见自己的干爸不行了死去了。很多次都从恶梦中惊醒,有时都伤心的哭了。

     在自己这病床上躺着一个星期,小元让爸爸,给自己弄个轮椅来,自己要去看看看干爸,一开始爸爸不同意,你这腿会好的干吗要坐轮椅啊,等你好了再去看,小元执意不肯,就和爸爸闹脾气。没办法,做爸爸的也不忍心儿子难受,只得找医院的人打听一下,临时租用了一张轮椅过来。小元过得很不好,因为担心王叔没有休息好,再就是本身也受伤了,人已经瘦了不少,显得很憔悴。

 当小元被爸爸用轮椅推到王叔的病房时,小元看到满头,和身上都缠满了绷带的干爸时,眼泪就忍不住滑落下来,心里那个心疼啊。王叔的房间里一直是他姐姐和家人在这照顾。,已经好些天了,作为王叔的亲人,肯定也很难过,姑父还好点,毕竟是男人,因为工作不能天天陪在这,姑妈呢,一直都没有离开过,眼睛红肿着,这些天一直担心自己弟弟的身体,已经伤心的不得了。见到小元被他爸爸推过来,姑妈眼泪又往下落了。
 
 小元来到床边自己也流着眼泪,却还过来劝姑妈。“姑妈我干爸没事的,你别伤心了。”说着说着自己眼泪却止不住大的滑落
 小元强忍着悲痛,用手拿起床上王叔的手,双手握住王叔那宽厚而肥厚的大手。慢慢的把王叔的手放到自己脸上。心里在呼唤:爸求求你快醒过来好吗。你快醒过来吧。泪水象洪水一样泛滥着。
 看到儿子在这看见他干爸那么伤心,爸爸在旁边催促着,“小元,回去歇着吧,别难过了,回去好好休息,你自己的伤还没有好呢。”小元没有回答,现在他就希望自己能售后在王叔身边,陪伴他,要在王叔醒来的第一眼,能看到自己。
 爸爸在旁边叫了好几声,见小元没有回答。准备把小元推回去,可小元一直攥着王叔的手没放。过了好久小元转身对身后的爸爸说"“爸你去找医生商量一下,我也搬到干爸这病房来吧,我想在这陪他说说话,会让他恢复的快一点的。”
 
 爸爸有些为难,因为儿子看到老王这么难过,要在这陪着,那不心情更不好,那样对自己的恢复肯定有影响的。爸爸在身后没有动。小元看爸爸没有理睬自己。“你不去我自己去跟医生说”。说着用手转动着轮椅,朝外挪去。”爸爸气得拿小元没办法,大声说“行了,我去说吧。”说着出去了。
 
 小元又回到床边,紧握着干爸得的手,又腾出左手,摸了摸王叔缠满绷带的额头,心里一阵阵心疼。姑妈看到小元这么伤心也回过来安慰小元道“小元啊,你自己也注意身体啊,你的伤也不轻。快回去躺着歇着吧。
 
 小元摇了摇头,没有回答 。过了不久爸爸回来了对小元说“现在不行,医生说等几天,让你回去好好歇着,你的腿没好,坐的时间长了,对恢复会有影响的。”在姑妈和爸爸的劝说下,小元恋恋不舍得被爸爸推回去了。
 
 单位里的同事,知道这小队长受伤了,抽着时间过来看望着他,还有Y县王叔的部下和同行的同事都带着补品过来看望他们俩。老林听说老王和小元受伤了,也抽时间过来了,先看了老王,最后到小元这也看望了一下,看到两个朋友伤成这样心里也是很心疼。和小元聊了很久,让他好好养伤。最后问了问出事的情况。小元简单的给老林说了一下。老林很是气愤。说他会和市里的人联系一下的,一定让那货车事主给个说法。
 其实这事已经出了,那货车是外地的,小元和王叔都是公务员,又是警局的人,当地政府和警队肯定不会罢休的。也不说私心,关键主要责任是他们啊。
 
 王叔住的病房属于重症监护室,病房的费用也比较高点,小元的伤其实用不着住那病房,不过在小元一再坚持下,老爸也跟医院里人说了些好话,花了点钱,才搞定,小元来到王叔的病房,心里又伤心,也有欢喜,伤心的是看着受伤的干爸心里难过,欢喜的是,自己能每时每刻陪伴在他身边。
 
 又过了些日子,小元恢复的还好,看见自己爸爸这些天为了自己也没有休息好,妈妈回去又来。来回跑着。就对爸爸说“爸你回去歇歇吧,我没什么事了,你工作也很忙的。别天天守在这了。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。”爸爸这些天也实在是累了,很乏,“这样吧,我回去让你妈过来陪着你。小元说”没事的家里有事过两天再来也行的,有什么事,我让姑妈帮帮忙就行了。”姑妈也在旁边说着“是是,小元他爸,你有事就回去吧,小元我给你照顾点没事的你放心吧。”爸爸见这么说了也就打算回去休息一下'“那我明天让你妈过来吧,我后天再来。”说着随便收拾一下,和姑妈说了一下就开车回去了
 
 
 
   我和刑警王叔 -> 我和刑警王叔全文阅读 -> 七十六章 
 我和刑警王叔- 七十六章


 
  
 小元一直守在王叔的身边,十多天了,王叔还是老样子,一直没有醒过来。每过一天小元的心就更加紧张。这天医生来检查,小元问了一下医生,王叔啥时候能醒过来。医生回答,这说不准,也许就这样成植物人了。

   听到医生的话,小元那个伤心啊,每天小元都在王叔身边说着话,说着以前快乐的事,说着说着不经意就流泪了。姑妈在王叔边呆久了,哭过了伤心多了,也就麻木了。在医院本来就很闷的。小元对姑妈说" ,你出去走走吧,这里有我照看没事的。有事我打电话给你。"姑妈也就出去散散心。

没有人在房间了,小元坐在轮椅上,在王叔床边,握着干爸的手,和干爸聊着。说了很久很久,王叔的不理不睬,让小元伤心泪下。小元哭着叫唤着"爸,你快点醒过来吧,爸你别撇下我不管啊。。。。。"一声一声的哭喊声催人泪下。

不知事小元的哭声感动了上天,还是打动了王叔的心,小元的泪水都滑落在王叔的手上,在一阵凄惨的哭泣中,王叔的手微微动了一下。开始小元没有感觉到,当第二次再动的时候,小元感觉到了。小元一位自己的幻觉,停止了哭泣,看着王叔的手和脸部表情。当第三次王叔手指微动的时候。小元欢喜的叫喊着,"医生,医生。"兴奋的忘了自己腿上的伤,从轮椅上站起来,准备到病房门口喊医生。可没走两步,因为腿上骨头的伤痛而摔倒了。小元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疼痛。强忍着摸索到门口大声的喊着医生。

闻声而来的医生,并没有因为小元大声的喊叫而责怪。医生过来给王叔检查了一下,用小手电照了照王叔的眼睛。医生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此刻小元已经被护士扶到病床边了。医生高兴的对小元说"太好了,已经有转机了,要不了多久会醒过来的。小元那个高兴啊

王叔呢在朦胧的睡梦中,一直漆黑一片,在伸手不见五指打的黑夜中越走越远。走了很久很久,也看不到一点光明。王叔心里想:难道我已经死了,伸手在自己的身上掐了掐,根本没有感觉,以为自己真的已经死了。在漆黑中继续摸索着,当小元哭着叫着,使王叔有一个目标。听到小元的声音,王叔也喊叫着小元,可一直听到小元的哭泣,没有回答。王叔急了,以为小元跟自己一样,在这种黑暗中呢,所以听着声音,边听边走。手的动是心里的作用。
当姑妈从外面回来时。小元兴奋的把这好消息告诉了姑妈。姑妈高兴得都哭了。昏迷的病人需要语言的交流,这样恢复的就会快。小元因为王叔的反映而信心十足,每天照旧跟王叔聊着。姑妈也加入了聊天中,把王叔人生中很多重要的事都说说,又过了两天,王叔恢复更加明显。小元说什么王叔有动静,就是没有说话,说啥,他都会用手动来回答。小元看到王叔恢复这么快,高兴的直流眼泪。

又过了三天,王叔终于睁开了眼睛,看见小元,微微的冲他笑了笑。小元高兴的叫了声爸。王叔只有笑了笑表示回答。小元顾不得有人在旁边,一下扑到王叔怀里,紧紧的抱着干爸。这么些天的担心总算到头了,小元在王叔脸颊,亲昵着,柔声的呼唤着。此时此刻小元感觉拥有干爸是最最幸福的了
 
 
 
   我和刑警王叔 -> 我和刑警王叔全文阅读 -> 七十七章 
 我和刑警王叔- 七十七章


 
  
 王叔的恢复也另医院医生们感到惊奇。小元每天都不知疲倦的对干爸说着话,每天找些笑话来逗乐。王叔醒了,小元就说个不停,王叔一闭上眼睛,小元就安静下来守着干爸。

   这种日子既辛酸,也甜蜜。过了两天小元陪王叔聊完了,见王叔要休息,自己也在王叔身边趴着歇息一下,正睡着迷迷糊糊的。听见王叔微弱的声音叫了一声“小元”小元一时没有完全醒过来,迷糊中答应了一声“嗯”。片刻想起了是干爸的声音。抬头看了看干爸,干爸正朝自己笑呢。干爸又艰难的说了一句“你累了到床上睡吧。”小元这次听得很清楚。高兴得大叫'“爸,你会说话啦”王叔见小元这么高兴,连说话都胡说了。心里骂道'臭小子,难道我不会说话啊,我是受伤厉害了,身体太虚的缘故啊。脸上还是微笑着。

 听到干爸说话,小元哪里能睡着,高兴得又跑到门口喊医生来检查。医生来检查了一下,和王叔简单的交流了一下。主要问问他自己现在的感受,身上哪里有不舒服的。王叔身体还是很虚弱。说话很吃力。就简单的回答了几句就不说了。医生交代小元,尽量别让王叔说太多的话,现在身体很虚,多休息。小元感激的点了点头。等医生走了。小元一下搂住干爸。片刻想起干爸身上有伤又放开了。
 
 王叔被小元搂住,既难受又幸福着,没有说话,知道小元喜欢自己忍忍痛吧。小元松开干爸看见干爸愁着眉,一边眉挑得很高,一边眉放得很低,眼睛挤到一起了,样子很滑稽。知道给弄疼了,又是心疼。忙说了好几句对不起。王叔那表情实在太可爱了。小元没有相机,还好手机有照相功能,赶忙用手机拍下了难得的表情。把照好的照片给干爸看。干爸看见自己那个样子也乐了。这一乐不要紧,脸上就、的肌肉都笑疼了。小元为了干爸的身体,没有胡闹了,也不逗他了,掖了掖薄被子。让干爸好好休息。自己在旁边的床上躺下了,眼睛时刻没有离开过干爸。
 
 过一天,王叔的身体恢复就明显好多了,说话不那么艰难了病房里时常听见他们的欢笑声。小元问“爸,你身上哪里疼得厉害啊。”干爸回答主要就是脑袋疼。小元说:“怎么下面腿不疼?”王叔点了点头。小元想“不对啊,腿伤得很严重啊.。”小元伸手到被窝里摸了摸王叔的腿问“什么感觉”。王叔回答“没有”小元又揪了一下又问“疼不”王叔回答“没有啊,你摸我了吗?”小元心里咯噔一下:怎么,难道瘫痪了吗?小元没有说出来。等医生来检查的时候把这情况告诉了医生。
 
 医生给王叔检查了一下,最后告诉小元,这有可能是暂时的,有可能是永远的,现在不好说,就看他恢复情况了。小元的心又被揪起来了。心里想:不管怎么样,我都不会离开你的,干爸,假如您永远站不起来了,我就服侍您到老。
 
 这件事小元一直没有说,其实王叔自己也已经感觉到了,就是不说出来,怕小元担心罢了。小元更多的时间陪王叔说话聊天,顺便按照医生说的。每天给干爸做腿部按摩,进行恢复。
 小元自己的伤,一直没有关心过,因为所有的心都用在干爸身上了。这天曹队长来看望他们。小元已经成曹队长的得力助手,现在一下失去,一时适应不了,这不,为了拉拢关系,经常过来看望他。这次来看到老王醒过来了。也是很高兴,毕竟都是同行,又是老战友的感情。也陪着老王聊着。
 
 小元现在恢复的不错,准备给老曹倒茶。老曹责备道:“别那么客气了,有啥事就说,我自己来就行了,你的伤还没有好,我盼着你早点好,回去帮我干事呢。'”老王躺在床上笑着说。“呀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啊。”老曹说“怎么你难道不希望小元早点好 啊?”老王回答“不啊,当然希望他早点好,不过人家还没好,你就想着怎么安排人家干事了,你的心是不是太狠了 啊。?”转身对小元说“儿子啊,等好了不去他那干了,还回到老爸这里来。”
 
 曹队长一听这话急了,嚷嚷着“好你个王胖子啊,你想挖我墙脚啊,是不是欠扁啊。”说着卷着袖子,做出要打王叔的样子。
 
 王叔也不示弱“来啊,来,你 打看看,你打我,我叫你出不了这门,你信不信”老曹有气也没处发。王叔说小元本来就是我的部下,现在到你 那去工作了 怎么我要回来,就成我挖你墙脚了呢。
 
 两个人为小元是谁的人争得面红耳赤。小元在旁边笑着看着他们吵闹,心里觉得很搞笑,待他们争得不休时,小元出来阻止道“好啦,好啦”用手指了指自己又指向他们“我不是曹队长的人,也不是干爸你的人。我是我自己的。你们谁也休想把我划作自己的。真没见过你们。只听说人家两个大男人争个女人争得斗气,你们倒好,为我一个男人也这么争个不停。”
 
 小元的话引来大家的笑声,老曹说“哎谁叫你小子长得又好,又有能耐呢。”老曹走得时候小元出去送了一下。老曹问小元“你不会真得回你干爸那去吧?”小元现在也不好怎么说只好回答“没有定呢,现在不说那事,还早着呢,你先找个人顶替一下我的工作啊,到我恢复了再说吧,我现在也乘着受伤好好歇歇了,再说我干爸要我走了,我心里也放心不下,现在就别说这些了吧。”老曹听到小元这么说,心里不是滋味,但也没有办法,只得答应着。
 
 小元回到病房,王叔在床上焦急的等待着,心里很担心老曹又说什么话,把小元说动心了,王叔现在很想小元今后能一直陪在自己身边,那种感觉很强烈。王叔不好意思问小元。只有眼巴巴的看着他,小元见干爸那急切的眼神忙问“爸,有啥事吗?”王叔慌张的避开小元的眼神“没,没什么事。”
 
 
 
   我和刑警王叔 -> 我和刑警王叔全文阅读 -> 七十八章 
 我和刑警王叔- 七十八章


 
  
    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。王叔和小元的伤也一天天的好转,小元的爸妈不是天天守在医院了,隔三差五的来看看。王叔的姐姐呢,一开始不放心,最后小元好说歹说,也回去过过再来看看,这样小元就有很多和干爸单独在一起的时间了。小元很希望两个人单独在一起。干爸醒来的时候陪他说说话聊聊天,休息时,就守在床边看着干爸睡熟的样子。王叔那张脸小元永远也看不够。越看越喜欢。有时候看着看着就咧开嘴笑着。

     这天早上王叔说在病房里待着好闷,想出去透透气。小元杵着拐杖找医生问了一下。因为舅舅和市里领导打过招呼,医院的医务人员对王叔和小元很关照,一般的事只要说声就可以了,医生来到病房给王叔检查了一下,说“可以出去转转,不过身体还是虚弱,不要在轮椅上坐太久了。”在医务人员得帮助下,把王叔弄到轮椅上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 小元腿还没好利索,医生叫一名护士帮忙给推到医院的小公园里,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公园,就是住院楼下一个很大圆形花坛,四周有几颗大树而已。现在已经是初夏,早晨还不是很热。来到外面,两人都深呼吸了一口气。王叔说“还是外面空气好啊,多新鲜啊。'”小元接着说“那当然了,外面有树就是氧吧啊。”来到花坛边,护士有事就让她忙去了。小元坐在王叔对面花坛边沿的台子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 看着干爸问“爸是不是很闷啊?”王叔回答“不啊,有你小子陪着我闷啥。天天被你逗得我都笑坏了”小元说“那好啊,笑一笑十年少,你要天天都乐呵呵的,那过不了几年就跟我一样了。”王叔说:“那说的是心态,难道长乐还真的能变年轻啊。”小元从王叔那轮椅后面的兜里拿出了随身听。是叫单位同事过来时,顺便从单位宿舍里帮自己带来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 那随身听里的磁带就是零一年和王叔分开时录得。里面是王叔唱的黄梅戏。小元摇摇手里的随身听,“爸想听黄梅戏吗?这里可是大师级唱的哦,你一定喜欢。”王叔一听是黄梅戏高兴的乐了“好啊,好快放给我听啊。”当小元打开随身听的开关。里面传来自己曾今唱的声音。王叔听着听着乐了。笑着对小元说“恩,不错。大师级就是大师级,果然不同凡响啊。”小元捂着嘴偷笑着。

    

     王叔看见小元在笑就骂道“臭小子,又笑话我了啊,以前不是说我唱得跟杀猪一样,难听怎么还留着听啊。”

     小元说'“一个人闷得慌,有时候过得馋了就听听这杀猪的嚎叫。让人有一种遐想啊,这不宰猪了一会就得有猪肉吃了。”说着笑得都弯下了腰。

     王叔也乐这笑着打骂道“好你个臭小子,又来欺负干爸了啊”

    

     小元笑了一会说“没啊,是你自己说跟杀猪一样哦,我可没说。”过了一会小元看着王叔说“爸,你看看你现在,都变白了,”用手摸了摸王叔那胖乎乎的脸赞叹道“呵呵,怎么现在成了个老白脸了啊。以前那么黑。”

     王叔气呼呼的说'“你才是小白脸呢,小孩子家一点没礼貌”看到干爸生气的样子小元还是哈哈大笑“什么啊,又没说你啥看把你急得,你别装着生气了,你根本就是装的,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”

    

     王叔其实根本没有生气,不知为什么在小元面前一点气都没得。王叔恢复常态说“哎!真拿你没办法,我怎么对你就发不了火呢。”小元说“我也不知道,在别人面前我就是一个大人,可到你面前呢,我怎么装大人就装不出来,'”

    

     王叔说“这也许就是缘分吧。小元你知不知道,那天你叫我一声王队长,我心里有多难受你知道吗?”见干爸有点忧伤,小元忙道歉道“爸对不起了啊,以后小元永远不会乱叫了好吧。永远做您的乖儿子可以吧?”

    

     王叔表情平静的,用手摸了摸小元的头柔声的说“孩子啊,这段时间辛苦你了,爸也没白疼你,那天爸晕过去,心里都放心不下你。心里在祈祷,就是我死了,也千万别让你出事。”听了干爸的话小元很是感动,用手捂住干爸的嘴说“别乱说晦气的话,咱们都得好好活着,我要做您的好儿子,您呢还是做我的好爸爸。'”王叔微笑着看着小元,眼里充满了幸福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相关评论
广告也精彩